高尔基为了生存与流浪汉生活在一起

人气 4136   2013-9-17 09:10

高尔基为了生存与流浪汉生活在一起

高尔基我的大学

高尔基我的大学

到了喀山之后,高尔基就明白了,关于上大学之事想也不能再想了,高尔基开始为生存拚命奔波。起初,高尔基住在他在下诺夫戈罗德认识的一个中学生家里,这一家人也过着半饥半饱的生活。一大早他就出去找工作,以免给留他住宿的那家人增加负担。遇上了刮风下雨天,高尔基就躲到荒野里那个半倒塌建筑物的大地下室中。“闷坐在里面听着大雨傍沱和狂风吼叫……我这才觉悟到:上大学—不过是一个梦想罢了……”

“这个地下室我终生难忘,这就是我的第一所大学。”

为了糊口,高尔基来到伏尔加河,上了码头,在河口做工,锯木头,卸货物,生活在流浪汉中间,—这些人的心理状态和生活习惯早在下诺夫戈罗德的“万人街”时就使他感兴趣了。然而,那时高尔基只是一个旁观者,而现在,他完完全全同他们生活在一起,同这些人打成一片了。

那时正是严重的经济危机时期。八十年代初期和中期的工业危机将大量的失业者驱逐到街头,日益严重的农村贫困化过程也把那些在那时以前还有力量立足于自己那块贫搭的份地上的农民排挤了出来。不仅在城市,甚至在集镇和大的村庄里,都能遇到大批的流浪人群。所以,“居民”一词在这里已不大适用,因为成千上万的这种人按其生活条件来说,早已被置于人的住房之外了。他们居住在城市公园里、河滨的佳地和裂缝里,在木筏上、桥洞下、码头上和市场的货摊上谋生活,他们栖身于破旧的废车厢里、板棚里和各式各样的库房里,或者就简直是睡在“牛蒡将军”那里—即住在遮了一层牛蒡叶子的沟渠里。这一现象在全国各地都是一样的,虽然各地方的人的名称有所不同:“光脚汉”、“赤足汉”、“浪子”、“流氓”、“夜鸟”、“游民”……。他们可以统称之为“流浪汉”。

在伏尔加河码头上聚集的流浪汉特别多,因为这里在通航的季节里,可以找到装卸工作可做。冬天一到,他们就栖身在伏尔加河沿岸的城市里,挨饿受冻。到处都出现了一种善于投机的人的特别阶层,这就是把昏暗的贫民窟改做了夜店的那些房主。在那里住一夜须花两三戈比的宿费,再加上一捆稻草的钱总共得花五戈比。人们在这里一个挨着一个地睡觉,而且每月得交给房主人数十卢布。可是,不管是由市议会组织的并只在几个中心城市才有的夜店,还是私人的贫民窟,都容纳不了所有无处栖身的人,更何况夜宿的费用又远不是人人都能拿得起的。沙皇政府对于这种到处不断增长的一触即发的愤愁力量,对于如此之多的凶狠而不安分的人非常担心。他们开始了对于失业者和广大贫民群众的名符其实的讨伐,为这些人设置了有逮捕制度的“劳动营”,监牢里挤满了无身份证的人,“身世不明的人”会被脱光衣服挨树条抽打和被罚做苦工,流浪汉们则要被戴上镣铐解往东西伯利亚去。这些人从做短工到住贫民窟和沟壕,从贫民窟和沟壕到监狱,从监狱到被罚做苦工,从做苦工而去西伯利亚,从西伯利亚又回到俄国各地的田野和道路上流浪,重又饿着肚子做短工,并且夜宿在沟壕里。他们为数几百万人,这种浪游似的生活使他们养成了一种特殊的性格和从来没有见过的生活习惯。这些饥寒交迫的人们偶而挣点钱,便常常去酗酒,可是,这种生活却从芸芸众生之中造就出了一些备受压迫的造反者。

对于脑满肠肥的人—生活的主人的社会,他们怀着强烈的憎恨和蔑视,他们从不顾一切的蛮干逐渐转变为彻底的绝望。他们之间有时也能建立起友好关系,这种关系很容易就能形成,但破裂得也更其容易。在喀山这个大港口城市里,这些年来在十二万居民之中就约有两万人挣扎在死亡线上。在这些人中间就有高尔基,当时已经很明显,他的求学希望己经成为泡影。大学的门对他来说是关闭着的,而喀山贫民窟和码头的门对他则是敞开着的。“……在那儿,我混入那些装卸工、流浪人和无赖汉们中间,觉得自个儿好象是一块生铁投进烧红的炉火里一样,每天都给我的心上留下许多尖锐深刻的印象。我看见那些狂热露骨、生性粗野的人们,在我面前旋风般地转来转去。我喜欢他们对现实生活敢于憎恨,对世界的一切敢于嘲笑,对自己又满不在乎的乐观态度。由于我过去的生活经历,使我很容易跟他们接近起来,愿意加入他们那种尖辣的集团里面去。”抑郁而又沉闷的小市民剥削者的生活引起了高尔基强烈的仇恨,“惊险小说”使他产生了去建立“非凡业绩”的幻想。

在这些印象之中,充满苦楚的流浪汉生活引起了他的沉思,使他坐立不安。高尔基回忆道:“根据我所经历的事情的全部逻辑,如果说我同流浪汉们走到一起来了,那是完全自然的。受到压抑的奋发向上和开始学习的希望也同样促使我同他们合流。”在饥饿、愤恨和痛苦的时刻,这种断然的悲观失望的情绪,却成了他“沉沦”—沦落到无家可归、冷酷无情、凶狠而且是无能为力的群众的“尖辣的集团”之中—的开端。

警察的迫害、阶级的审判、绳索和手铐,使流浪汉遭受到深重的苦难。这种必遭毁灭的命运常常引起这些人心灵上的空虚,高尔基后来在一封信中曾淡到过这种人:“一般说来,俄国的流浪汉是比我所能够说出的更为可怕的一种现象。这种人之所以可怕,首先而且最重要的是因为他们对其悲观失望泰然处之,是因为自己否定了自己,自己把自己从生活中抛了出来。”顽强的意志和青春的活力帮助高尔基克服了悲观失望的情绪,而对生活的切实感受又帮助他克服了对文学作品虚构的幻觉。“除了……低级趣味的小说之外,我已经读了不少正经的书,—它们唤起了我对于某种朦胧的但却比我所看到过的一切更为有意义的东西的憧憬。”

  关注度: 4136   Baidu: 5   360: 0   Google: 1   其他: 20

推荐您可能感兴趣:

返回顶部
高尔基论坛 |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
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有少量转载,如有涉及到虚假、侵权、违法等信息,请联系我们。
版权保护:本站原创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 Inc. All Rights Reserved.